您现在的位置:7M篮球新闻 > NBA > 正文

格里芬:期待完全健康的快船在剩余赛季有所作为

www.7m.com.cn  2018年01月11日 来源:虎扑 【大 中 小】

 

  快船球员布雷克-格里芬今日接受了记者的专访,对于自己童年的生活经历、球队现状以及全明星等各种话题进行了回应。(Q=记者,A=格里芬)

Q:“谈谈你的家乡以及在那里长大的感受。”

A:“我在俄克拉何马城长大。就俄克拉荷马的发展情况来看,俄克拉荷马城是那种最适合你长大的地方。在过去,邻居都是收入偏下的中产阶级家庭,我的父母都是教师, 所以,从小到大,我们并不富裕。他们尽其所能的为我们提供一切需要的东西,生活很简单,童年也非常棒。”

Q:“父亲是黑人,母亲是白人,那么这种家庭在俄克拉荷马那里生活是什么样的感觉?”

A:“在那方面我父母做得非常好——我不能说他们为我们遮挡了所有事情,不过他们不会被任何评论所困扰。很多时候我因为太年轻还不懂,不过当我渐渐长大之后,我开始理解一些当初发生的事情。

在我小的时候,那些真的对我没产生什么影响,因为我也没必要去知道这些。我所知道就是我的爸爸妈妈都在,对于其他的我并没有想太多。我并没有经常被别人嘲笑,只有人们的一些表情、评价之类的小事情。”

Q:“在你的青年时期,你是什么时候才意识到因为你是黑白混血儿而遭受区别对待的?”

A:“当我和我父亲出去时,别人不知道他是我的父亲,那就需要解释一通。我还记得当我和哥哥(前太阳队球员泰勒-格里芬)进了一家便利店,那里的人还问我是不是走丢了,是否需要帮助。我对他说‘不用,我们和父亲一起的。’他的反应就是‘你爸爸在哪里?’当时爸爸就站在那里,然后我们就指给他看。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时尴尬的气氛和店员的表情。

我想表达的意思就是我的父母从没有太在意过那些东西,对于那种事情从没有太上心过。显然,我挺对不起他们的,我没有理由表现成那样,那就是我的生活。”

Q:“那么,你的父母有没有什么需要应付和克服的事情?”

A:“是的,有过,因为我听他们聊过,但是他们并不会告诉我具体的细节。尤其是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的俄克拉荷马,他们肯定有过很多次那种经历。我知道他们需要一起面对那些东西,他们对于什么都不会轻易信任的。”

Q:“这些对于你有什么样子的影响呢?”

A:“现在,当我回首往昔,我对于自己的出身毫不介意,也从未感觉有必要去迎合那些陈词滥调,不论是体育范畴、篮球范畴、黑色人种还是白色人种,我还是会喜欢自己喜欢的东西。对那我也非常满意,我认为是从哥哥和父母那里学到这些,对此我非常感激。”

现在我要比高中时期更感激这些,我当时上的高中是一所私立高中,全校只有四名黑人。那会我还可以打AAU篮球联赛,还可以去旅行,我校外的很多朋友与校内的朋友们有很多不同。但这并不是说那些朋友比这些朋友更优秀,而是确实有着不同之处。我的感觉就是在两种不同的环境中来回奔走,因为你对于自身的认知不够。”

Q:“那么你在两种世界中感觉还舒服么?”

A:“是的,我在两者之间游刃有余,对于那些我从未想过太多。不过在两种世界中来回奔走也会让我感到一些不同之处,但对于两者我都很欣赏。”

Q:“在洛杉矶有没有什么很难发现或者流于表面之下的种族问题?”

A:“洛杉矶是不同的,这和俄克拉荷马是完全不同的。我宁愿有人当着我的面说,而不是在我的背后议论什么。有些人会这么做,但是在洛杉矶,这里的文化分化要远比俄克拉荷马更分明,因此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奇闻异事。”

Q:“那么现在你都如何发声呢?对于公共发声是不是非常谨慎?”

A:“不能说是谨慎,这也是真实的我的一部分。我没必要在任何事上都直言不讳,但同时也没有人问我太多的事情。我认为如果你的意愿十分强烈,你坚信一些事情,而且那些事情也不是消极的或者对他人产生负面影响的,那么说出来就很重要。”

Q:“对于克里斯-保罗选择从快船转会火箭你怎么看?”

A:“在交易发生前的上午我和他聊过,他给我打了电话,向我说了所有的事情。就像我在电话中说的一样,我给他最好的祝福,也非常享受在一块合作的时光。保罗这件事得到了正确的处理,你可以看到其他队友在离开的时候都是嘴中含涩,因为处理的方式不对。

我们一起度过了很多时光,有好的,也有坏的。有些就是一些日常,比如一起坐飞机、坐大巴等。当你和别人一起度过了那么多的时间,你们之间就会存在一种联系,但我们现在都在不同的队伍当中,都在保持前进。”

Q:“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伤病之后,是什么让你保持着意志坚强?每次你经历伤病之后,身体方面似乎都没有出现倒退,还是能飞善跳,充满攻击性,你是如何做到这些的,这些伤病让你受到了什么样的伤害呢?”

A:“对我来说伤病带来的更多是精神上的折磨,而不是身体上。尤其是这几年我一直努力让自己的身体保持到最好的状态,能够保持稳定而不是总要处理这些问题,但有时总会有奇怪的事情发生。比如上赛季我后退时踩到了马利斯-斯佩茨的脚,如果我没有踩到他的话,那么我就会没事。

还有本赛季与湖人的比赛中,如果我晚一秒去抢那个球的话,如果奥斯汀-里弗斯没有摔倒的话……你知道我什么意思么?这就是那些奇怪的事情,我对那些会思考很多。对于伤病来说,最重要的事情,尤其是在一段时间中你经受很多伤病后,你就不会再为自己感到遗憾。我对于恢复就像对待比赛一样,倾尽所有。当你克服这些之后,就会让你在心态上更加坚毅。

Q:“你在对阵勇士的比赛中遭受到的脑震荡恢复得怎么样了?”

A:“我只需要继续通过测试就行了,目前的测试我都通过了。NBA对于脑震荡的定义要远比我想象得复杂得多,但我通过了目前所有要求的测试。我还有很多测试,虽然我并不知道那有什么必要。每天我都要问今天我需要做什么?这也是我恢复过程的一部分。”

Q:“因此周四对阵勇士的比赛你不会出场了?”(采访发生于该场比赛之前)

A:“是的,能否出战还有疑问。”

Q:“对于德安德烈-乔丹成为自由球员,还没有做出决定你怎么看?”

A:“这是他第二次处于这种情况中了,在此之前他是受限制自由球员。每次我都会和他说同样的事情,他知道,也将会知道我对他的感受,我们有多想让他留在这里,终生成为快船球员。

但到最后,他也有家庭,需要做出对自己最好的决定。不论结果如何,我都会支持他,他会知道我们有多想让他留在这里。”

Q:“虽然遭受了大量的伤病,但快船在西部联盟还是非常有竞争力,对此你怎么看?”

A:“我们现在排名第九,而且自从第二场比赛之后就再也没有以完整的首发打过比赛。周二对阵老鹰,我们只有一名首发。因此我并不认为本赛季我们已经彻底失败了,我们已经展示出了很强的韧性,虽然主教练道格-里弗斯每周都在用不同的阵容来打比赛。

我们的首发阵容几乎每周都在变,但我们还是取得了胜利,我们还是赢下了应该赢的比赛。我想看到我们全员健康,看到我们尽可能的健康。本赛季我们没有完全健康过,但我想看看在余下的赛季中全员出战会发生什么事情。”

Q:“如果全员健康,快船会达到什么程度?”

A:“如果我们全员健康的话,我们就是季后赛级别的队伍。”

Q:“下周二是马丁-路德-金日,那天你们会对阵保罗的火箭,你喜欢在这天打比赛么?”

A:“我喜欢在那天比赛,在那方面NBA做得很好,让每支球队通过不同的方式来纪念这一天。我最喜欢的事情之一就是在媒体日读一些马丁-路德-金的演讲。每个人都会读不同的部分,当你从大屏幕中听到那些话语的时候,看到那些人在朗读那些话语,那感觉非常特别,非常有意义。

那些话很早就说过了,但现在你依然会把那些话视作是现代社会应该发生的事情。事实上我们现在还在与这种问题进行抗争,因为这个男人很早之前就做过了,做了很多,甚至为此付出了自己的生命,因此对我来说着很特别。”

Q:“入选洛杉矶全明星对你来说算不算一个目标?”

A:“在我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,重要的是保持健康,打好比赛,带领球队前进。我第一次参加全明星就是在洛杉矶,很有意思,也很特别。如果进入了全明星,也就是那样吧。有时候我没有进入全明星,还会有一些应该进入而没有进入全明星的家伙,比如达米安-利拉德,他已经不止一次有过那种体验了。到最后,最重要的还是赛季。”

更多关于"快船 格里芬 保罗 NBA"的新闻

分享到:

球队相关动态

NBA相关资讯
更多
7M体育官方微博
7M视频
更多
热点动态
更多
7M体育图库
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