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7M篮球新闻 > CBA > 正文

闵鹿蕾:球迷只知道我在场上骂人 那不是真实的我

www.7m.com.cn  2014年06月10日  来源:网易体育 【大 中 小】

  闵鹿蕾,1963年8月1日生于北京,1982年至1997年效力于北京首钢男篮,司职主力后卫,曾多次入选国家队,1997年退役后担任北京男篮主帅,2009-2010赛季曾离职出国学习,之后再次执掌北京男篮教鞭。在CBA2011-2012赛季,执教生涯第一次获得总冠军。2013-2014赛季,再次获得CBA总冠军,并当选该赛季最佳主教练。

  “球迷一提起我都知道在场上我喜欢‘骂人’,其实那不是真实的我……”

  闵鹿蕾,北京首钢俱乐部金隅男篮主教练,2011至2012、2013至2014赛季两次率队夺取CBA总冠军。成绩与荣誉的光环下,那个热爱篮球、永不言败的北京队主帅形象深入人心,而这位冠军教头在场下、在家里、在队员眼中、在母亲面前、在妻儿心中是个什么样?

  “肯定和比赛场上不一样,至少不爱骂人!”闵鹿蕾笑着说。

  1 从严治军 一丝不苟

  “还有10秒,坚持住!”

  左手掐着秒表,右手拿着战术笔记,闵鹿蕾站在场地一端,眼中威严而不容侵犯的目光从球场一端扫向另一端,目光所及之处是十几名满头大汗的队员,他们正用最标准的姿势完成限时投篮的最后几球……

  京城入夏以来闷热高温的一天,球队在首钢篮球中心训练馆内苦练。这个时间很多CBA球队还在放假,而北京队早在本月初就已重新集结。只要回到训练场和比赛场内,闵鹿蕾就会变成那个严厉的、火爆的、一丝不苟的、充满斗志的球队老大。两夺总冠军也没有让他放松对自己和弟子们的要求。

  “这个夏天大家流的每一滴汗水,都会在接下来的赛季里成为比对手多跑一步的体能,多投进一球的准星。”闵鹿蕾看着队员们跑着、投着,心思好像回到了两个月前的总决赛上。

  那是总决赛第4场,北京队主场面对新疆队,此前球队总比分2比1领先对手,因此本场不容有失。开场后不久,首发中锋吉喆就因防守失位让对方在篮下连续得分。场边的闵鹿蕾“腾”地从教练席上站起来,用手指着吉喆怒吼道:“干嘛呢!站住了啊,能不能打,不能打给我下来!”

  由于他标志性的大嗓门盖过了场内的背景音乐,北京队这半场的球迷都听到了,大家都把目光聚焦在被骂惨了的吉喆身上。但吉喆却并不沮丧,高举右手向教练示意是自己的问题,然后继续投入比赛。最终北京队赢下了这场关键战役,吉喆全场得到12分和6个篮板,打出了整个总决赛中的最佳表现。

  夺冠后回忆起这一幕,吉喆的眼圈红了:“闵指导骂我骂得最狠,但让我打的时间也最长。我能理解他在场边看着我失误的心情,只要球队能赢,多被骂几次也值得。”

  由于闵鹿蕾经常在队员表现失常时用当头棒喝的方式加以提醒,且时常被转播镜头捕捉到,一时间闵帅暴怒的形象在球迷心中扎根。不过,闵鹿蕾本人却并不后悔,他说自己当队员的时候北京队就是这样一支从严治军的球队,现在只是延续了优良传统。而且有时候他也是故意发发火,希望把队员的情绪激发出来,让他们在场上更加投入。

  2 知人善任 用人不疑

  “有的队员要骂,有的要哄,有的得刺激他……”

  首钢篮球中心509客房,是闵鹿蕾的办公室兼寝室。有三样东西令人过目不忘:钉在门上厚达数十页的队规、办公桌上记满战术和励志语句的笔记本、散在床头柜上的降压药。对于不同球员的管理方法,正是闵帅笔记本上的重要内容。他说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像三国演义里的刘备,尽管本方的实力可能不是最强的,但通过团队凝聚力,让队里的每名队员都发挥出自己最大的潜力,最终也能成就霸业。

  说到用人,就不得不提北京队的核心外援马布里。老马刚到队时,闵鹿蕾就曾深情地表示:“这就是我这么多年一直苦心寻找的外援。”如果把北京队比作一列飞驰的列车,那马布里就是车头,而闵鹿蕾则是驾驶员。

  有人说,闵鹿蕾的成功就在于找到了马布里,并且给予他无限的信任。对此,闵帅并不否认:“没错,是老马成就了我。他在NBA经历过多少大场面啊,CBA这些比赛对他来说不成问题,我凭什么不信赖他。”两人之间的关系其实不像师徒,倒更像朋友。

  在一起打拼的3个赛季里,两人常在闵鹿蕾的办公室里讨论比赛计划,该用什么样的战术迎战下一个对手,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准备比赛,包括什么时候出发,什么时候训练,第二天几点集合乘大巴等。

  有时比赛进入暂停,闵帅用几句话就讲完了战术,然后老马会继续给队友们叮嘱一些细节。在其他球队,老马的这种表现很可能被定义为“越权”,但在开明、随和、知人善任的闵鹿蕾眼里,只要为了球队好的事情,他都赞成。他常说:“老马的经验是这支球队无尽的财富。”

  不光是马布里,像孙悦李根翟晓川这些国内一流球员,都被闵鹿蕾摸透了脾气秉性。比如对待国家队的大牌孙悦,闵帅从来不骂,都是靠激励和刺激,因为他知道孙悦的能力,有时候只需要背后使点劲儿,比赛状态就能出来;而李根刚到球队时间不长,有时比赛打顺了能得二三十分,打不顺就容易急躁,这时候闵帅就会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,让李根平复心情,发挥出正常水平;像吉喆、朱彦西等他看着长大的球员,比赛场上骂完了,睡觉之前他总会编一条激励的短信,不让队员带着气睡觉。

  在“闵皇叔”的领导下,北京队不仅在竞赛成绩上收获颇丰,团队建设和球队的向心力也在CBA名列前茅。

  3 心思缜密 不偏不倚

  “其实这个理儿就是公平公正。”

  作为一名北京籍教头,闵鹿蕾身上有北京爷们不服输的韧劲儿,作为球队的大家长,他在日常工作中更重视一个“理”字。

  闵鹿蕾在平时的训练中经常给队员们灌输一个理念,就是“球队从来没有主力、替补之分,谁的状态好谁就是主力,无论你名气多大、薪水多高,状态不行,你就得下来。”而这种良性的竞争环境,也让北京队在一个漫长的CBA赛季中能够始终保持旺盛的求胜欲望和源源不断的战斗力。
 
  当然,在球队日常管理中,他也非常用心,可谓“有里有面”。

  比如球队在更衣室中座位的排序,都是按照球员年龄、经验、入队时间长短来安排的。像马布里这种年龄大、能力强的核心球员,可以享受最里侧的一块独立空间,当然这也有利于他赛后治疗和恢复。而像翟晓川、方硕等小将,就要坐在几个人一排的长椅上。

  另外,在比赛过程中,闵鹿蕾也注意研究球员的心理,并在换人时采取了自己独特的方法。有时他看到球员连续出现了几次失误,准备替换其他球员上场,但他不会选择马上换人,而是让这名队员多打一两分钟,恢复到正常状态后再把他换下来,这时下场队员是非常有信心的,他不会认为自己是因为失误被教练拿下的。

  “如果我在他刚出错误时就给他换下,年轻人都有火气,也要面子,走下场时肯定有情绪。不跟我击掌,甚至骂骂咧咧,坐回替补席上摔毛巾、摔瓶子,这都会影响全队的士气。那我宁可选择让他在球场上多待一两分钟,这样从全局来看都有好处。”闵鹿蕾透露,在他接手北京队后,还从没有过将帅不和、球员内讧的情况。

  而且,闵鹿蕾还会考虑到每名球员的感受。

  上赛季,在马布里受伤治疗期间短暂效力于北京队的外援达米恩·威尔金斯为球队做出了应有的贡献。北京队夺取总冠军后,助理教练兼翻译王岚给闵鹿蕾发了一条短信说,威尔金斯想要一枚总冠军奖牌。闵鹿蕾磕巴儿都没打,就让王岚回复威尔金斯“没问题”。原来,闵鹿蕾在球队夺冠当晚,专门和篮协相关负责人多要了一枚总冠军奖牌,留给被北京球迷昵称为“大民”的威尔金斯。

  “这不是多少钱的问题,这是一种荣誉。‘大民’上赛季为球队做出了贡献,在老马不在的那段时间他帮助了球队,我们应该和他一起分享冠军的喜悦。”闵鹿蕾说。

  通过电话得知这个消息后,“大民”在美国的家中高兴地蹦了起来,“感谢首钢俱乐部和闵指导,他们给我留了一块总冠军奖牌,我万分感激,你们是最棒的!”

  4 恪守习惯 有点迷信

  “当教练压力大,希望有点精神寄托。”

  闵鹿蕾说自己就像一枚硬币,总会有两种不同的性格。在一些事情上他随和、开明,但在另外一些事情上,他却恪守习惯,甚至稍显迷信。

  竞技体育的胜负除了实力因素,有时也有运气成分,这点闵鹿蕾自己深有体会。为了帮助球队延续好运气,闵帅有很多独特的开运小秘方。比如,他喜欢在比赛的座椅下放六瓶水;喜欢用红色硬皮本记录战术;平时训练、接受采访时会穿象征大海、同时也是北京队主色调的蓝色运动服;只要赛季开始后绝对不看书,因为“书”与“输”同音;加上北京队的吉祥物是霹雳鸭,所以他在一个赛季都不会吃北京烤鸭、芥末鸭掌、红烧鸭腿一类的菜。球队有一次去宁波打客场,酒店的菜里有一道老鸭煲,上来之后被他发现就赶紧给撤了。

  据他回忆,在北京队两年前首夺总冠军的赛季,曾经迎来开局13连胜,而当时闵帅有个习惯,就是赢了球以后衣服不能洗,甭管穿了多久。结果那次由于长时间连胜,闵鹿蕾指挥比赛时穿的衬衫都结出了汗碱,也愣是没洗,坚持穿到了最后一场。总之,上一场赢球后做了什么事情,下一场还会重复一遍,这被闵帅看做延续好运的最佳办法。

  而今年再夺总冠军后,有球迷在一家著名烤鸭店内拍到了闵鹿蕾大快朵颐的照片,而闵帅也幽默地回应:“赛季结束了,终于可以吃烤鸭了,解馋啊!”

  别看夺冠以后胃口大好,闵鹿蕾在比赛期间可真是压力山大。多年来奋战在一线,闵鹿蕾患上了血压高的毛病,加上近几个赛季球队都在争冠行列,紧张的训练和比赛更是让他的高压动辄就达到170。总决赛最后一场结束后,高压一度升至175,因此降压药是他兜里的必备物品。

  平常开准备会布置战术前,闵鹿蕾经常是一个人先研究一遍对手,有时看录像就得看到后半夜,失眠也是家常便饭。总决赛第6场开始前,他做梦梦到拿着手机打电话,但电话号码就是记不起来,一急之下就醒了,浑身冷汗。

  情绪紧张有时候也会影响到胃口,闵鹿蕾说自己有时候特别饿,就暴饮暴食,有时候又什么都不想吃。不规律的饮食消耗着他的身体。“作为一支球队的主教练,球员们压力太大了,我要去给他们做工作,安慰他们。但实际上,我自己的压力更大,这些压力真是没法用语言形容,有时候我特别需要安慰,有时也得发泄出来。”

  今年,闵鹿蕾从马布里身上偷学了一套新手法,当做心理暗示。CBA半决赛第3场对阵广东队时,双方战至加时赛最后一分钟,仍未分胜负。这时对方外援走上罚球线,只见闵鹿蕾低头闭眼在胸前连续做了几遍画十字的动作,最终球队客场取胜。
 
  5 痴迷篮球 愧对家人

  “休息时间陪陪家人,他们为我付出太多。”

  带领北京男篮两夺CBA总冠军,闵鹿蕾迎来了执教生涯的巅峰期。“从主教练的身份来看,我是合格的、成功的,但作为一个好儿子、好丈夫和好父亲,我还远远不够。”

  闵鹿蕾出身篮球世家,父亲闵力援曾是汇文中学的体育教师,生前在北京业余篮球界颇有名气;母亲戴俊英则是前全国轻工队球员;哥哥闵鹿蓓曾是北京青年篮球队的一员,而闵鹿蕾也因此被冠以“小闵”的称号。

  对于自己名字的来历,闵鹿蕾说,中间那个“鹿”字是父亲对他和哥哥的一种期待。“从小我父亲就鼓励我们去打球,10岁我就进了业余体校,从鹿字上来说,梅花鹿、长颈鹿都是身形比较高大的动物,可能他希望我们也长高长大。后来我哥长到1.95米,在当时很高了。”至于“蕾”字的用意,闵鹿蕾也不太明白,“有时候也挺怀疑的,怎么是花蕾的蕾啊?”

  父亲早年去世后,闵鹿蕾一家和母亲一起生活。老人对他的评价是“实在,有苦自己吃”。虽然不能经常回家,但每次打客场,闵鹿蕾下飞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母亲打电话。而母亲之前也是篮球运动员,脚比较大,鞋不好买,闵鹿蕾就利用出差、出国的机会为老人购置运动鞋、休闲鞋,让老人穿着舒服又合脚。

  在妻子眼中,闵鹿蕾不喝酒、不抽烟、不玩牌,没有任何不良嗜好,输了球也从不拿家里人撒气,只要一回家还抢着干家务。对此,赛场上威风凛凛、霸气十足的闵鹿蕾有些不好意思,他表示,自己从1982年作为球员进入北京队至今,已为北京男篮“服役”30余年。跟着球队南征北战,每年都有多半年时间不在家。

  上个月是闵鹿蕾难得的假期,回家他就主动找活干。“什么擦地,擦桌子,刷碗呀,我都主动抢着干。”闵鹿蕾说,“其实我最讨厌刷碗了,但是你想,总不在家,回来还不帮着干点活哪行啊,这是个态度问题。”除了做家务,他还会跟孩子、爱人、老母亲去饭馆吃饭,再开车带一家人去超市买点东西,偶尔赶上好天气,也会去逛逛公园。

  闵鹿蕾常说:“家人为我付出太多了,而自己只有冠军荣誉可以作为补偿。”因此只要赶上赛季结束后放假有时间,他就会尽量陪伴家人。

  闵鹿蕾的儿子闵伟凡以前是北京青年篮球队的队员,后来由于腰伤不得不提前退役,现就读于北京体育大学。闵鹿蕾常年带队奔波在外,闵伟凡与爸爸交流的机会并不多,但爷俩的关系并未因此有任何疏远,北京队的比赛闵伟凡更是一场不落。当外界对闵帅提出质疑时,他总会第一个站出来力挺老爸。

  有一段时间北京队成绩有所起伏,他还写过一篇文章替老爸鸣不平。不过,文章经过网站转载后被闵鹿蕾知道了,闵伟凡立马遭到“封杀”。“我告诉他今后一个字都不要写。好多东西没必要去解释,我在这位置上受人指责,受非议,是挺正常一事儿。希望他也能低调,好好做一个正直的人,把学业完成好,不要想太多。”

  上赛季开始,闵鹿蕾的左手手腕上戴上了一块天蓝色的高级运动腕表,说起这个新玩意,闵帅十分自豪,“这是我儿子送我的生日礼物,戴上它就时刻督促着我抓紧时间,为北京篮球再创佳绩。”

  由于从小就打进专业队,闵鹿蕾没什么业余爱好,他说自己回家就是陪家人待着,或者休息。即使出去比赛,他最大的消遣也就是看看电视。至于现在流行的电视剧、电影,闵帅一概说不上来,他表示自己比较喜欢一些历史或者战争题材的片子,“比如清朝历史剧,讲康熙、雍正的,或者外国的反映二战的片子会看看。”

  最近,在儿子的影响下,闵鹿蕾也开始研究星座了。“我是8月1日的狮子座,还挺典型的。”闵帅对于自己的研究成果很有信心,他透露,狮子男一般具备领袖才能,自己从当运动员那会儿开始就争强好胜,那时比赛结束后开总结会,队友给他提的就一条意见——在球场上老埋怨人!

  “确实,那时候我爱指责队友,这球没打好,为什么没投进呀……由于这个性格,在当运动员的过程中,走了很多弯路,得罪了一些人,也吃了一些亏。而在我走上教练这个岗位后总结了之前的经验,我觉得自己应该成为一个两面的人,在训练场上该骂骂、该狠狠,但平时还是要多去团结人,低调一些,冷静一些,弥补性格上的弱点。”

更多关于"北京"的新闻

分享到:

球队相关动态

相关新闻

CBA相关资讯
更多
7M体育官方微博
7M视频
更多
热点动态
更多
7M体育图库
更多